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產品發展路徑的思考

2021-12-17 14:53侯璐璐張茜倩
銀行家 2021年12期
關鍵詞:非標資管理財產品

侯璐璐 張茜倩

自我國商業銀行陸續上市以來,銀行業的內部競爭格局發生了變化,競爭的核心從表內資產經營能力轉向了表外,零售業務和非息收入業務成為商業銀行角逐的必爭之地。理財業務屬于資管業務的一種,既是商業銀行的表外業務,也是其非息收入的主要來源,在中國產業升級轉型、追求高質量增長的背景下,理財業務把儲蓄轉移成理財產品是對實體經濟直接融資的有效支持,也符合我國從間接融資到直接融資的融資結構轉型目標。2018年4月,資管新規的出臺規范了包括理財業務在內的各類資管業務,提出了商業銀行應當設立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開展資產管理業務。2018年12月,《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明確發起設立理財子公司的監管要求和主要經營規范。2019年5月,銀保監會批復了工銀理財、建信理財的成立,理財子公司作為獨立法人開展理財業務正式登上歷史舞臺。

理財子公司是我國金融行業新生的子行業,理財子公司的蓬勃發展離不開理財產品規模的擴大、收益的增長和風險的把控。在新的經濟環境、監管規范和組織架構下,如何做好理財子公司的經營和發展壯大,并在陸續成立的理財子公司中脫穎而出,首先關注的是理財產品的發展路徑問題,這也成為當下各商業銀行以及理財子公司經營層共同關心的重要話題。

理財產品經營發展現狀

隨著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的陸續開業,理財子公司承接了母行的資管業務,并逐步成為理財行業的經營主體。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理財子公司的產品規模達13.69萬億元,環比增長37%,占非保本理財產品存續規模的48.9%,環比提升10.1%?,F階段,理財行業的經營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產品規??焖僭鲩L,凈值化轉型壓力放緩。根據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統計,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存續規模為27.95萬億元,同比增長 9.27%。其中,凈值型理財產品共計24.2萬億元,占全部理財產品的比例為86.6%,凈值化率環比增長7.6%。在凈值化轉型壓力下,2020年三季度末至2021年三季度末,銀行理財規模累計增長僅0.9%。近期,部分銀行理財業務轉型進度較為領先、整改壓力有所放緩,在各類監管對理財產品估值方法進行嚴格約束的背景下,理財產品規模實現了小幅上升。隨著理財業務日趨成熟以及理財產品更好的業績表現,理財行業將攜全新的凈值化產品實現更加快速的增長。

投資者數量不斷增加,同步增加長期限產品的需求。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銀行理財產品個人投資者共計7097萬人,三季度新增983萬人,環比增長16%;機構投資者共計28.9萬戶,三季度增長5.2萬戶,環比增長22%。同時,投資者持有理財產品的平均期限顯著增長,9月份新發行封閉式理財產品平均期限為357天,較2021年6月份的281天環比增長27%,較2020年9月份的246天同比增長45%。資金期限的拉長有利于產品經理拓展資產配置的空間,提高產品業績并增加客戶黏性。

產品配置債券規模上升,配置非標和權益資產規模下降。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理財產品投資債券資產20.45萬億元,環比提升26%;投資非標債權資產3.16萬億元,環比降低 16%;投資未上市公司股權等1.1萬億元,環比降低6%。同時,固定收益類、混合類理財產品的平均業績基準基本穩定,三季度末的收益率水平分別為3.97%和4.4%,相較二季度基本持平。而權益類理財產品的平均業績基準明顯下滑,由6%以上的水平下滑至平均5.31%。非標資產規模自2018年開始整體呈現溫和壓降趨勢,隨著理財子公司承接理財產品中非標資產回表工作的推進,非標資產規模將進一步壓降。理財產品直接配置權益類資產目前處于探索階段,由于資產收益波動性較大,產品凈值化轉型對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還在建設中,因此尚未在理財子公司資產配置中全面鋪開。

理財產品經營發展面臨的問題

資管新規等監管政策逐步出臺,產品凈值化持續推進

2018年4月,資管新規明確“金融資產堅持公允價值計量原則,鼓勵使用市值計量”,此規定開啟了包括理財產品在內所有資管產品凈值化轉型的道路。2018年7月,資管新規補充通知, 明確允許封閉期半年以上的定開型產品在過渡期內使用攤余成本法計量,且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參考貨幣基金的“攤余成本+影子定價”方法估值。2021年6月,監管機構正式頒布《關于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要求,“商業銀行、理財公司應當對采用攤余成本法進行核算的現金管理類產品實施規??刂啤?,具體而言,“同一商業銀行采用攤余成本法進行核算的現金管理類產品的月末資產凈值,合計不得超過其全部理財產品月末資產凈值的30%;同一理財公司采用攤余成本法進行核算的現金管理類產品的月末資產凈值,合計不得超過其風險準備金月末余額的200倍”。2021年9月,財政部發布《資產管理產品相關會計處理規定(征求意見稿)》,擬統一資管產品會計處理的規則。

各項監管文件和窗口指導工作,都指向對理財產品凈值化轉型的推動力。自2018年以來,商業銀行和理財子公司采取了多種方式推進該項工作,如發行新產品承接、二級市場出售、非標轉標、部分回表等。實際上,非標轉標的路徑根據《標準化債權資產認定規則》的標準,多數轉標渠道已被排除;回表資產受到母行資本、MPA指標等約束規模有限;新產品承接,只能承接符合監管要求的合格底層資產;二級市場出售,需要滿足新投資者自身合規以及收益等多方面的要求。同時,商業銀行和理財子公司在發行新產品時,整體的理財發行期限不斷縮短,這也是為了在能夠順利在過渡期內自然到期做準備。隨著行業規范化加速,理財產品凈值化轉型壓力最艱難的轉型時期或已過去, 但相關工作在嚴監管的壓力下依舊持續推進過程中。

純固收產品規模擴張但管理費率較低,創收能力有限

目前,理財產品結構較為單一,純固定收益類的理財產品占據了絕大多數的規模。根據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統計,截至2021年6月底,固定收益類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為22.75萬億元,較年初增長4.31%,同比增長15.04%,占全部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的88.18%。理財投向債權類、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余額為23.04 萬億元,占比達到80.39%,其中,在理財產品持有的債券資產中,利率債投資余額占比為6.14%,信用債投資余額占比為50.7%,同比增長4.18%。固定收益類產品規模占比大,決定了配置的資產以各類債權和非標準化債權資產為主,產品收益來源主要依靠債權類資產持有到期的票息或者交易產生的損益。

固定收益類理財產品由于其給投資者帶來相對較低的業績和較小的回撤,也決定了管理費用提取比例不高。根據中金公司的測算,2020年公募基金(不含專戶)的管理費收入為1092億元, 綜合管理費率為0.62%;銀行非保本理財產品的管理費收入為753億元,綜合管理費率僅為0.3%。權益類基金產品良好的業績不僅給現有投資者創造了較高的投資收益,還吸引了更多的投資者參與,擴大了產品規模。同時,較高的管理費率提取比例,隨著基金規模的擴張,也為基金公司創收更多的管理費收入。而理財子公司以發行固定收益類理財產品為主,配置權益類資產占比很少,不僅無法充分體現資本市場高速發展帶來的紅利,且由于提取的管理費率較低,壓制了理財產品的業務創收。根據普益標準的統計,2021年6月銀行理財新發凈值型產品中固收類占比仍高達95%,混合型、權益類產品占比分別為4%和1%。因此,以固收類產品為核心產品僅是現有能力約束下的經營策略,并未充分發揮銀行資源優勢,商業銀行和理財子公司拓展多元產品結構刻不容緩。

權益產品規模有限且業績基準不高,投研能力有待增強

2021年,受到凈值化轉型的影響,理財產品規模小幅增長, 但權益型理財產品的規模發展十分緩慢。根據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統計,截至2021年6月底,權益類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為843億元,較年初增長10.15%,同比增長1.54%,占全部理財產品余額的0.33%?;旌项惱碡敭a品存續余額為2.96萬億元,較年初下降25.44%,同比下降35.89%,占全部理財產品存續余額的11.49%。根據普益標準的統計,截至2021年6月末,凈值型權益類理財產品共計298款,占銀行理財產品數量的比重僅為0.9%。目前,僅有招銀理財、光大理財、華夏理財、信銀理財、工銀理財、寧銀理財等六家理財子公司布局了公募權益類產品,招銀理財、光大理財、信銀理財、建信理財、工銀理財、興銀理財、杭銀理財、南銀理財、徽銀理財、中郵理財等十家理財子公司布局了私募權益類產品。從產品配置的底層資產的角度,根據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統計,截至2021年6月底,理財投向權益類資產余額為1.17萬億元,占總投資資產的4.07%,較2020年末的1.37萬億元資產余額下降14.6%。

對比公募基金在權益型資產上的配置能力,顯著強于理財產品。根據中金公司的統計,2020年初至2021年6月末以來,公募基金凈資產規模已經累計增長56%,資金凈流入累計達8.27萬億元,其中股票型、混合型基金規模增速較快,占公募基金新增規模的57%。由于我國資本市場的健康發展和良好的業績情況,截至2021年6月末,公募基金凈資產規模已達到23萬億元(不含專戶),其規模也已經逼近理財產品的總規模了。同時,公募基金的權益型產品在業績上由于配置策略的不同,收益和回撤受市場影響較大,但整體高于權益型理財產品。

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的產品發展路徑

優質的理財產品是理財子公司的核心競爭力,面對客戶的不同資產配置需求,需開發投資收益、風險承擔、流動性偏好、準入門檻、期限配置等差異化組合的多品類理財產品。根據中金公司的統計,參照海外優秀的銀行系資管業務,其產品譜系全面,權益類產品、另類投資產品的戰略地位較高。因此,豐富的理財產品類別是挖掘客戶、營銷客戶、維護客戶的核心競爭力,尤其在未來商業銀行向市場放開代銷渠道后,母行以代銷費收入為導向的經營目標下,理財子公司提供的產品競爭力決定著其可管理的資產規模。

有序推進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的發行?,F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兼顧了客戶對資金流動性和收益性的需求,在商業銀行朝著多元化業務發展的競爭格局中,一度成為留住客戶、提高客戶黏性的重要抓手,且一直占據著理財產品規模近半壁江山。監管部門在2019年12月下發了《規范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征求意見稿)》,并在2021年6月正式頒布現金管理產品新規,主要是對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的投資范圍、投資集中度、杠桿比例、流動性管理等方面的具體標準,明確“攤余成本+影子定價”估值方法的具體適用條件和偏離度管理要求,在對產品采用攤余成本法核算時有明確的規模限制??傮w而言,縮小了與貨幣基金等同類資管產品的監管差異。各家商業銀行和理財子公司近期的工作是對該類產品在規模、配置的資產、估值等方面進行整改。根據中金公司的統計,2021年6月,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規模環比下降,但2021年2月至7月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平均收益率并未降低,過去三個月收益率維持在3.04%的水平??梢源笾屡袛?,商業銀行主動壓降規模以符合監管要求,而非產品收益降低導致客戶流失??紤]客戶的操作機會成本等原因,在收益差距不大的前提下客戶不會為差距不大的收益承擔遷徙成本。因此,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繼續發揮商業銀行零售客戶對流動性較高資金的資產配置需求。

穩定純固收理財產品的發行規模。固定收益類投資最早是根據商業銀行資金頭寸管理的需要逐步發展起來的,資金頭寸除了用于同業拆借等,配置的資產多屬于國債、國開債、同業存單以及少量的信用債,均為銀行間市場的主流資產。隨著資管業務的發展,商業銀行從被動的頭寸管理發展為主動的資產配置,投資范圍也逐步擴大到在交易所發行的短融、中票、公司債、資產支持證券等債權類資產。由于個人投資者無法直接參與到銀行間市場交易中,該類產品給個人理財客戶和其他機構客戶提供了資產配置的一個渠道。純固收產品是商業銀行系脫胎的理財子公司的核心產品,由于其相比存款較高的收益以及較低的風險,因此有著來自商業銀行穩定的客戶群,且部分客戶逐步將同期限的定期存款遷移至此類理財產品。該產品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公募基金發行的純債基產品,但由于公募基金的客戶渠道建設等因素,固收理財產品在固收類資管產品中一直規模獨大。理財子公司應繼續發揮在客戶渠道、資產配置能力上的優勢,維持產品規模和市場地位。同時,在能力圈上,逐步向高收益債品種拓展。海外市場的高收益債較國內更為發達,基于高入息債券、高收益債券策略的固收類基金產品發展較為成熟,通過QDII額度從配置資產管理人發行的此類產品切入該領域,或直接配置國內公募基金公司發行的QDII基金,提高產品收益的同時,豐富了理財子公司提供的產品類別。

加大對“固收+理財產品”的開發力度?!肮淌?”產品是目前市場對理財子公司能力建設、搶占賽道熱議最多的產品,核心就是維持高比例倉位的債權類投資,并利用較低占比倉位的資金投資轉債、權益類基金、股票、定增、商品、衍生品等,博取超過純固收產品的收益,同時允許產品凈值波動稍大與純固收產品。市場推崇“固收+”產品,一方面,資管新規禁止滾動發行的資金池模式,非標資產投資也受到限制;另一方面,無風險收益下行環境下,固收類資產收益也不斷降低。兩方面因素疊加下,純固收類銀行理財產品收益不斷下降,對投資者的吸引力也不斷降低。理財產品的客戶群決定了對理財產品的本金安全性偏好更強。因此,資金投向主要為保本金保收益的債權類資產,但為了增加產品收益彈性,提高理財產品競爭力,可以根據能力配置一定比例其他不同類別、但具有較好收益的資產,因此最終落地為“固收+”產品。在和公募基金同臺競爭的過程中,公募基金也發行了混合偏債、一級債基和二級債基等基金產品,具備“固收+”的特征。根據中信證券的粗略統計,公募基金的“固收+”產品呈現以下特征:存續規模不斷上漲,合計規模從2019年末的5279億元增長至2020年末的11525億元,漲幅約1.2倍;業績表現穩健,偏債混合型基金指數、混合債券型一級基金指數、混合債券型二級基金指數2020年收益分別為13.3%、4.4%和9.1%;發行市場火熱,以募集截止日統計,2020年共發行“固收+”基金240支,合計發行份額為3810億份。

重視對非標債權資產的配置占比。信貸業務是商業銀行最傳統和主營的業務,而通過資管業務投資非標債權資產一度被認為是在商業銀行表外開展信貸業務,將通過信托貸款、委托貸款等發放的債權類資金業務都視為影子銀行。因此,從2018年的資管新規開始,整個資管行業的非標債權資產投資一度受到嚴格監管,尤其表現在對融資類信托產品的壓降上。而《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標準化債券資產認定規則》的相繼出臺,明確了理財子公司開展非標債權資產投資的規范以及非標資產的范圍,給合規開展非標債權資產投資指明了方向,且投資非標資產是公募基金不具備的經營范圍,屬于理財子牌照的優勢。由于非標債權資產一般規模較大,一旦出現違約風險,將極大程度地影響產品的流動性,因此對于公募理財產品配置非標債權資產有著比例限制。在純固收產品競爭白日化階段,在完全競爭市場獲得超過行業平均水平的收益越來越難,非標業務一方面相對信用債收益率較高,能夠增厚理財產品,尤其是純固收類理財產品的收益;另一方面與債市、股市波動相關性小,可以降低組合的凈值波動性。因此,理財子公司需要打造與非標資產投資相匹配的投研體系,在符合監管導向的前提下探索非標資產投資的轉型發展。

增進對權益類基金的深度研究。權益投資包括直接投資股票、參與個股定增、認購股權基金份額、PreIPO投資等圍繞股權價值在不同階段、不同形式的投資活動。公募基金發行的權益類基金,主要是通過混合偏股、靈活配置等基金產品模式,圍繞已上市和擬上市公司開展的行業個股交易、打新、定增、指數配置、量化策略等投資。在非標資產嚴監管以及理財子公司嘗試投資權益資產的初期,理財子公司通過配置公募基金公司發行的權益類基金,加強和基金經理的交流,學習基于買方交易邏輯下的宏觀經濟趨勢判斷、市場流動性預測、行業輪動策略、個股盈利預測、商業模式下的估值方法、不同類別量化交易策略等,逐步培養理財子公司權益投資經理的業務能力,并孵化自身的權益投資團隊。由于量化私募基金取得良好的投資收益,還可主動對接國內AUM較高的量化私募基金公司?,F階段,理財子公司利用母行渠道優勢帶來的自身資金優勢,快速、深入開展與公募基金公司的合作,使理財產品逐步擴大投資品類的同時,培養客戶投資體驗的轉變,助推理財產品的凈值化轉型。同時,逐步投入適當資源構建權益投研團隊,提升大類資產配置能力,在“固收+”、混合類等產品中逐步增加權益資產配置,實現收益增厚與差異化產品破局。

拓展對非上市公司股權的研究。隨著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居民可支配收入逐步提高,增加了對資產多元化配置的需求。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統計數據,2019年末,中國居民總資產共計575萬億元,金融資產、非金融資產分別為325萬億元和250萬億元,占比分別為57%和43%。金融資產中,股票及股權、證券投資基金份額合計占比為33%;非金融資產中,住房資產占比為40.4%。雖然住房資產的占比依舊高達40%,但過去20年其占比已從52.3%累計下降11.9個百分點,同期股票及股權資產占比從14.2%累計上升15.4個百分點。在中國逐步由間接融資轉向直接融資的金融體系中,中國居民將逐步增加對金融類資產的配置。根據清科研究中心統計,工銀理財、信銀理財、興銀理財、招銀理財、徽銀理財等五家理財子公司均布局了以股權投資為主要方向的理財產品,重點布局科技、消費、醫藥、高端制造等新經濟領域。其中,工銀理財、杭銀理財、徽銀理財采用認購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的LP份額模式,信銀理財采用直接投資未上市企業股權的直投模式,建信理財采用認購LP份額和直投的模式。股權投資類理財產品成為理財子布局的新方向,在業務開展初期可增加和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管理人的對接,并從股權基金投起,以白馬基金、S基金為主,關注深耕細分領域的專業基金,逐步向跟投、直投拓展能力圈,培養對非上市公司股權投資團隊能力的建設。

責任編輯:劉 彪

猜你喜歡
非標資管理財產品
資管新規過渡期延長,不改轉型方向
商業銀行非標理財業務的風險分析
燃煤煙氣脫硫脫硝非標設備的工程設計
財政部:資管產品暫按3%征收率繳納增值稅
券商資管挑戰重重
非標自動化設備的特點與創新設計探究
劉珺?:大資管是金融脫媒的路徑之一
家裝勿使用“非標電線”
非保本理財產品
非保本理財產品保本理財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