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代理支庫監管問題的思考

2021-12-17 11:51張賡李之吟
銀行家 2021年12期
關鍵詞:國庫代理商業銀行

張賡 李之吟

代理支庫一般設在部分沒有中國人民銀行分支機構的縣(區)域,是基層央行在代理國庫業務方面履職的有效補充和重要依托,在預算資金收支等環節發揮著重要作用。代理國庫的監管質效直接影響整個國庫經理體系的高質量發展。

代理支庫監管存在的問題

國庫代理業務經過三十多年的實踐,取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以陜西為例,2020年陜西省國庫代理分支機構已達32家,代理業務從1985年約10萬筆、9億元,增加到2020年的1198萬筆、4790.05億元。但是該業務的迅速發展以及國庫信息化建設的不斷推進,對商業銀行代理國庫業務提出了新的要求。如果不能與時俱進,將使國庫“資金安全、系統安全”兩個風險底線日益凸顯。目前主要體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規章制度不夠健全。代理支庫業務的商業銀行往往對制度建設重視不夠,主要表現在沒有及時根據國庫業務風險控制的需要,制定適應本支庫具體情況的內控制度、應急預案和監管辦法,易形成業務監督的“死角”。

業務定位不夠清晰。一方面,商業銀行作為代理支庫要履行國庫的監督職責,但同時又是稅費的繳納者,需要接受稅務部門的管理。而財稅部門又是商業銀行存款的重要客戶資源,商業銀行在代理國庫過程中往往定位不清,自覺或不自覺地將代理國庫與財稅之間的關系轉化為商業銀行與客戶之間的關系,尤其當履行代理支庫監管職責觸動地方政府利益或與財稅部門發生沖突時,代理支庫有時會在預算資金收納、庫款支撥、退庫和業務更正等方面遷就財稅部門,使“彈性監管”成為事實。商業銀行代理支庫角色的多重屬性往往會誘導其視代理國庫業務為聯系財政、稅務的橋梁,從而游弋于代理支庫、企業和納稅人三種角色之間,不由自主地陷入顧此失彼、定位不清、難以公允的窘境。另一方面,商業銀行代理支庫的思維理念和主要管理精力往往圍繞商業銀行的主營業務開展,對國庫代理業務的內控重視不夠,容易忽視對國庫制度、管理要求及操作規范等方面的嚴格管理,導致代理國庫人員對國庫制度要求理解掌握不透徹,監督管理執行不嚴格等問題。

人員配備不夠優化。業務趨利性決定了商業銀行在人員配備上,更愿意將行內業務素質高的優秀員工配備在能帶來收益的重要崗位,而對代理國庫業務的人員配備不足、年齡結構不盡合理,人員變動也較為頻繁,容易弱化監督和內控效果。

激勵機制不夠充分。一是代理內生動力不足,代理國庫資格較難調整。目前,一部分縣級國庫代理行處于金融市場不完善、金融機構布局不充分的欠發達地區,可供選擇的商業銀行相對較少;另一部分位于中心城市的縣區國庫代理行多由某家大型銀行網點統一代理,調整代理資格勢必牽涉國庫、財政、稅務等多個部門,溝通協調成本巨大。加上培訓成本、業務連續性、熟悉程度等因素,這些代理行在代理資格上競爭壓力較小,做好代理國庫工作內生動力不足。二是代理外生動力欠缺。按照規定,地方財政部門應按受理各種原始憑證的筆數支付給代理支庫一定的代辦業務費用。但代理行代辦費用這項“法定應有”的收入一直未得到全面落實,基本為無償代理,迫使部分代理行以代理國庫業務帶來的其他“衍生收益”彌補成本,也是代理國庫監管乏力的原因之一。

監管模式缺乏創新?,F有模式下,央行對代理支庫最直接、最主要和最有效的監管手段是國庫會計現場檢查及非現場事后票據監督,同時結合數據電子化檢查手段,以事后監督為主?,F行針對商業銀行(含代理支庫)的年度綜合執法檢查明確規定要遵循“雙隨機”“全覆蓋”原則,按照“做好檢查的年度統籌,避免在相鄰年度反復抽取同一檢查對象”和“每年2~6家且少于全部監管對象數量的20%”的規定,容易形成無法按需要對代理國庫業務進行及時檢查監督的情況。

成因分析

重要性認識不夠,形成監管“盲區”。一方面,代理行通常有重本行業務、輕代理業務傾向,因而在制度建設、人員配備、業務管理和監督檢查等方面存在得過且過的思想,對代理業務的規范性,尤其是對日常國庫資金撥付、退庫和更正等需要實時柜面監督的業務的重要性認識不到位;另一方面,代理支庫作為一級國庫,既是經營者,又是監管者;既要完成好日常的商業銀行會計核算等銀行業務,又要履行好國庫對轄區其他商業銀行國庫經收處的監督管理職責。這種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的“雙重”身份,決定其在操作者與監管者之間很難做到均衡兼顧,形成事實上的國庫監管缺位。

約束力不足,弱化了監管威懾力。一是國庫制度建設沒有完全跟上業務監管發展需要;二是現階段國庫現場監督和非現場監管,實行“發現問題——督促糾改——跟蹤督改”的檢查方式,對存在的需要處罰問題沒有制定相應的處理辦法,弱化了業務監督檢查的嚴肅性、震懾力和約束力,容易形成查出的問題不能得到有效糾正和屢查屢犯的現象。

時效性不強,降低了監管質效。目前國庫業務尚未達到對代理業務實施全方位的電子化實時監管,人民銀行對代理支庫的監管主要是通過看傳票、查賬簿等傳統的手工方式開展監督檢查,輔之以非現場的事后票據監督,缺乏大數據高度電子化手段的監督檢查能力,只能通過事后監督的方式加強監管,在事前監督和事中監督方面缺乏手段。

能動性不強,制約了高質量發展。一是代理行普遍缺乏代理資格競爭壓力,導致其盡職盡責、高質量做好代理國庫業務的動力不足。二是部分財政部門無法按時、足額地支付代理費用,久而久之影響代理支庫長遠謀劃、傾心傾力、創造性地做好國庫工作的積極性。

代理支庫監管工作的優化路徑

建立健全規章制度,細化激勵約束機制。制度既是業務開展的基礎,也是資金安全的保障,更是國庫監管的先導。代理國庫要及時補充完善適合本轄區具體情況的國庫會計核算和監督管理細則規定,制定符合實際的代理國庫業務內控管理辦法;人民銀行要及時建立健全代理支庫監督管理辦法和可操作的代理支庫業務管理罰則,只有做到獎罰分明,監督有力,才能切實從制度上為代理支庫持續健康發展保駕護航。

調整國庫監管思路,構建電子監管網絡。首先,在人民銀行現有現場檢查模式框架下,國庫部門對于發現風險線索的代理支庫,要積極與行內法務部門對接,列入行內的專項計劃檢查。其次,要以各種手段積極落實非現場檢查,加強非現場監督和檢查力度。各級人民銀行國庫目前都在使用的“國庫監管子系統——事后監督”模塊是一個較好的非現場業務監督檢查工具,但存在利用率不高的情況?;鶎訃鴰斐耸褂迷撓到y監督代理國庫的核算業務之外,其他的非現場監管功能模塊尚未使用。因此,要大力探索、發掘、創新使用該模塊,以求最大限度地發揮系統監督成效。其次,構建開放的電子化實時監督大數據平臺。地方國庫可以積極參與財政部門正在建設的財政預算收支一體化項目,倡導“財稅管庫銀”,將國庫現有的“3T”業務核算和信息平臺、財政預算管理信息數據、“金稅”和“金關”等系統進行深度整合,同時鼓勵基層國庫開發適合本地區的輔助實時監管系統,從收支數據獲取、信息反饋、風險預警、非現場監督等方面搭建“經緯縱橫、不留死角”的電子監管網絡。

注重國庫人才培養,深化國庫隊伍建設。一是充實基層國庫監管人員,有針對性地組織監管培訓,提升應對復雜局面的檢查能力,打造一支高素質、高效率的國庫專業監管隊伍。二是人民銀行管轄國庫要積極協調商業銀行,配足、配強代理國庫業務人員,保持代理業務人員的相對穩定。三是人民銀行要大力為代理國庫人員創造各類業務及監管培訓機會,督促、鼓勵代理國庫業務人員主動加強國庫新知識、新業務和新技能學習,及時適應新時期國庫發展要求。

加強監管機制創新,提升國庫監管效能。一是積極探索建立國庫和財政之間的“聯席聯動監管”新模式。組建聯合檢查組,借助雙方專業人員,對帶有苗頭性的重大資金風險線索開展專項檢查監督;建立定期的多渠道溝通模式,定期評估代理庫的代理效果;建立健全區域內代理國庫退出機制,實現“能者進、劣者退”的良性循環機制等。二是協調財政部門積極落實代理國庫代辦業務費用,特別是對于金融不發達地區給予適當的政策傾斜。三是對于有條件收回代理國庫的區域中心城市,當地人民銀行要主動作為,攻堅克難,積極創造條件將商業銀行代理國庫收回人民銀行經理,進而從源頭解決商業銀行代理國庫監督缺失的局面。

引導激勵商業銀行,實現主營業務與代理業務雙贏。國庫業務的核心是為政府管庫理財,責任重大。商業銀行主營業務和代理國庫業務本質上沒有沖突,雙方的正常業務效益關系應該是互相促進、相輔相成的。因此,要堅決扭轉以犧牲國庫監管的質效來換取商業銀行主營業務開展的錯誤理念。人民銀行要加強對代理支庫的風險教育,引導代理支庫切實提高對代理國庫業務重要性的認識,厘清職責邊界,依法合規履行職責,將商業銀行主營業務與代理國庫業務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實現“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責任編輯:楊生恒

猜你喜歡
國庫代理商業銀行
2020中國商業銀行競爭里評價獲獎名單
淺論縣級國庫管理中存在的問題及建議
基于因子分析法國內上市商業銀行績效評
基于因子分析法國內上市商業銀行績效評
1號異星球餐館·不可思議的代理老板
2018中國商業銀行競爭力評價結果
基層單位國庫集中支付存在的問題及對策思考
《航空模型》團體代理招募
銀子去哪了
澳航貨運代理有限公司船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