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石古村遺址浮選炭化植物遺存初步分析

2021-12-17 10:50劉煥陳博宇楊榮佳
文物鑒定與鑒賞 2021年20期
關鍵詞:農業

劉煥 陳博宇 楊榮佳

摘 要:關于六朝至隋唐時期粵西地區的經濟開發,學術界已有相關研究,認為此時粵西地區的農業已比較發達,但對具體種植的作物則由于文獻闕如討論甚少。對粵西地區高州石古村遺址南朝至唐代的樣品進行的植物考古工作表明,稻是當時粵西地區先民種植的主要作物,粟也可能已被栽培,為以后此問題的深入探討奠定了初步的基礎。

關鍵詞:石古村遺址;炭化植物遺存;稻;粟;農業

石古村遺址位于高州市荷花鎮石古村。為配合廣東省云浮羅定至茂名信宜(粵桂界)高速公路工程建設,2019年11—12月,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該遺址進行了考古發掘,共發掘200平方米,主要出土南朝至唐代的文化遺存,遺跡包含溝(壕)、袋狀坑、甕棺墓葬等,遺物以陶器為主,兼有少量青瓷、石器。

高州石古村遺址是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以袋狀坑、水波紋陶器為代表的考古學文化典型遺址之一。該遺址的發掘為這一時期考古學文化的深入研究以及漢人與土著之間的文化交流融合研究等提供了重要的實物材料。①

為了解石古村遺址先民對植物的利用與栽培等,對相關遺跡進行了土樣采集,并采用60目篩網對土樣進行浮選。浮選后所得輕浮部分在當地陰干后被運回實驗室進行整理、分類和種屬鑒定工作,具體步驟為:將炭化果實、種子從輕浮部分挑出,在8-80倍體視顯微鏡下進行觀察,并參考相關標本及一些已發表的資料進行鑒定。②

1 浮選結果

在石古村遺址的8份樣品中共鑒定出炭化果實、種子196粒,其中194粒為水稻,此外還發現大量破碎的水稻。除水稻外,還發現粟1粒、疑似豆科種子1粒(表1)。

石古村遺址發現的水稻穎果呈橢圓形至矩圓形,長3.7~5.2毫米,寬1.7~3.2毫米,兩側壓扁,胚側生,表面的2條縱棱清晰可見(圖1)。此外,還發現帶殼稻2粒,殼表面可見小突起及其連成的方格紋(圖2)。

1粒粟發現于H11②層,因爆裂而形狀變形,可見向外膨脹的內容物,直徑約1.5毫米,凹陷的胚區窄長,占穎果總長的大部分(圖3)。

1粒疑似豆科種子發現于H11①層,呈腎形,長2.7毫米,寬2毫米,側面種臍處破碎(圖4)。

2 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的農業

2.1 粵西地區的稻作農業

此次分析的單位較少,或許無法全面反映石古村遺址的植物利用情況,但從現有結果可看出稻是南朝至唐代石古村遺址先民的主要作物,在所有樣品中都有出現,且數量較多。早在新石器時代,嶺南即有水稻的發現,具體到粵西地區,在封開簕竹口、苦稔崗、舊屋后山遺址都曾發現水稻植硅體、炭化稻米及稻殼等。①至秦漢時期,嶺南的水稻種植已相當成熟,不僅出現了雙季稻,犁田耙田、灌溉、稻田育魚等技術也得到了發展與完善,魏晉之后甚至出現三季稻。②

石古村遺址出土水稻數量較多,應當也是當地種植。文獻記載也可間接提供佐證。陳壽《三國志》記載,三國時期交趾、九真、日南等郡仍實行賦稅制度,但卻無明確的數量標準,這就為當地官吏橫征暴斂提供了機會,他們肆意妄為,“侵害百姓,強賦于民,黃魚一枚收稻一斛”③??梢?,三國時,最邊遠的南疆交趾、九真、日南等偏遠郡以稻交賦稅,那與之相比尚屬內陸的粵西亦當如是,側面說明稻為當地種植的主要作物,稻作農業已發展至一定水平。

2.2 粵西地區的旱作農業

在石古村遺址的此次樣品中還發現了1粒粟。粟是北方傳統作物,但早在新石器時代就已傳到了南方。④有學者認為,粟至少在4000年前就已傳至福建,且進一步南傳到了廣東。⑤但廣東境內目前為止尚未發現史前時期的粟。秦漢時期,粟作在南方地區得到進一步發展,廣東也出現較多關于粟的線索?!稘h書·南粵傳》記載,漢武帝滅南越國,漢軍曾“得粵船粟”,有學者據此認為粟已是當時嶺南的一種主糧。②粵東五華獅雄山遺址也發現大量秦漢時期的粟。⑥《漢書》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下》載:“自合浦徐聞南入海,得大州,東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為儋耳、珠厓郡……男子耕農,種禾、稻、纻麻……”可見,西漢時甚至海南都已出現粟的栽培。⑦何紅中認為,魏晉南北朝時,由于北方人口南遷、統治階層推動及氣候轉冷等原因,粟作在南方得到空前發展,甚至因此改變了人們的飲食習慣。粟成為當時江南的常食之糧,甚至以之飼雞。隋唐時,粟在東北、西南等偏遠地區的種植也比較廣泛。⑦在石古村遺址發現的粟也極有可能屬當地種植。

如前所述,水稻的發現說明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稻作農業已比較發達。發現的1粒粟則暗示了當時旱作農業也已傳入此地區。一般認為,除主體的粟以外,黍也是北方旱作農業的主要作物之一。據文獻記載,戰國時期嶺南已有黍,此后在西漢時期的廣州墓葬中更是發現過半陶甕炭化黍。②然而,這些都不能說明黍在嶺南的確切種植與栽培,一則發現較少,二則是因為黍的尷尬地位。在中原地區,自新石器時代中期以來,黍即作為粟的輔助作物被種植。秦漢以后,粟與小麥成為最重要的作物,黍仍然處于次要的地位。⑧在秦漢時期粵東的五華獅雄山遺址發現大量農作物的炭化遺存,但其中僅包括兩粒黍。①因此,黍是否在嶺南種植尚不得而知。

小麥是秦漢后北方旱作農業的另一種重要作物。至唐宋時期,小麥的地位已超越粟,成為北方最重要的作物。然而,關于嶺南小麥的傳入與種植,仍然存在很多謎團。長沙馬王堆漢墓曾發現大量麥粒,此外,還發現了小麥殘穗、脫落的小花和穎殼及用小麥、稻谷與棗等熬制成的棘頪、白頪??梢?,西漢時期小麥的種植在湖南已有一定的發展。②那么,小麥也可能與其他旱地作物一起,在西漢時期已經湖南傳入嶺南。實際上,在秦漢時期粵東的五華獅雄山遺址確實發現了一百多粒小麥,數量遠遠多于黍。①至唐代,文獻中已有嶺南麥類的記載:“麥花夜吐,性屬陰?;浬偎?,新小麥作面微有毒。大麥性微涼,不動風氣,可作粥飯常食?;淃溡栽龀?、長樂所產為上。長樂又以產青樹下者為上。廣人不多食面,蘇東坡常于博羅溪水,日轉兩輪,舉四杵以作白面。又以面、米、水三物為正一法酒,其色如玉,有自然香味?!庇涊d中不僅提到大麥、小麥及其用途,更重要的是提及了產小麥質量最佳的兩個地方—珠三角地區的增城及粵東地區的長樂(即今五華縣)??梢?,除這兩地外,當時嶺南還有其他種植小麥的地區,小麥種植在嶺南已有一定規模。②在廣州南越宮苑遺址的南漢國宮池也曾發現1粒小麥。③此次在粵西的石古村遺址未發現小麥,但不能否認此時小麥已在該遺址種植的可能性。

總之,秦漢之后,嶺南的農業已比較發達,除上述作物外,高粱、大豆等也已傳入嶺南。此外,以水果、蔬菜及其他經濟作物為主要栽培對象的園圃農業也是嶺南農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如對烏欖、荔枝等的栽培。④此次工作因樣品量偏少,僅發現了稻、粟兩種作物,并不能代表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農業的真實面貌,尚待選取更多的樣品進行更深入、全面的分析。

2.3 文獻中的粵西地區農業發展狀況

文獻證據也表明,南朝至唐代,石古村遺址所屬的粵西地區農業已得到相當的發展,鐵器和牛耕已得到推廣普及。⑤西江督護起家的陳霸先先是借助韶關始興發達的農業“貯軍糧五十萬石”,北上平定侯景之亂,之后則“至豫章,以(陳)擬為羅州(今廣東化州)刺史,與胡穎共知后事,并接應軍糧”,將羅州所屬的粵西地區視為成就霸業的糧倉,可見當時粵西地區的農業還是比較發達的。⑥

南朝梁末,高涼俚人首領冼夫人曾為奇襲叛亂的高州刺史李遷仕出計策:“……宜遣使詐之,卑辭厚禮……于是我將千余人,步擔雜物,唱言輸賧……賊必可圖?!标P于此處的“賧”做何解釋,學者有不同的理解。林風等認為這里的“賧”明顯是具有進貢性質的禮物,未指明是否包含糧食⑥;還有學者則認為此處的“賧”即糧食物資。⑤隊伍有千余人,規模還是比較大的,又值發生戰爭,如此的“厚禮”中包括若干糧食也是十分合理的,這也從側面說明當時粵西地區的農業已比較發達。

此外,《隋書·地理志(下)》載:“自嶺已南二十郡,……其俚人……巢居崖處,盡力農事?!辟等说姆植紖^域包括“蒼梧、郁林、合浦、寧浦、高涼五郡,中央地方數千里”,高涼是俚人的聚居地之一,而當時的高涼約略正是今天的粵西地區。⑥這些都說明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的農業已發展至一定水平。

3 結論

南朝至唐代,由于北方人口南遷、中央王朝加強管制等原因,粵西地區的經濟獲得長足的發展與進步,農業也發展至一定水平。但對當時粵西地區種植的農作物文獻則語焉不詳,涉及甚少?;浳鞯貐^高州石古村遺址的植物考古工作表明,稻是當時粵西地區先民種植的主要作物,粟也可能已被栽培,為進一步探討六朝至隋唐時期粵西地區的農業提供了初步證據。六朝至隋唐時期,嶺南地區的農業已相當發達,包括稻作農業、旱作農業、園圃農業等,涉及的作物、水果等更是眾多。本研究數據量偏少,僅發現了兩種作物,并不足以作為解釋南朝至唐代粵西地區農業的確切證據,尚待在以后的工作中采集更多樣本,進行更全面、充分的分析。

猜你喜歡
農業
農業技術推廣對提升農業種植業的作用研究
簡析農業技術推廣投資對農業經濟增長的影響
張北“未來農業”
2019年農業農村部展會計劃
中國農業2017年與未來十年展望
流通領域重要農業產品價格(2016年10月)
周末逛逛萊比錫農業展
農業科學
設施農業文摘
農業合作化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