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時代的博物館文創

2021-12-17 09:53孫若晨
文物鑒定與鑒賞 2021年20期
關鍵詞:文化產品跨界博物館

孫若晨

摘 要:在現階段,隨著博物館工作進程的逐步發展,文創產品已經是溝通觀眾和博物館的重要橋梁,進一步開放資源、開發更多的文創產品也是博物館新時代的重要職能之一。隨著5G時代的到來,博物館數字化文創產品也逐漸豐富。如何用更多數字化手段為傳統文化賦能,如何在互聯網時代打造數字文創,是當前眾多博物館需要解決的問題。

關鍵詞:博物館;文化產品;數字化;跨界

0 前言

博物館收藏著豐富的人類文化遺產資源,如何讓寶貴的資源與觀眾產生深層次的互動和情感連接,是當下及未來每個博物館都要面對的問題。博物館文創產品在博物館傳統功能基礎之上,融合了教育大眾、傳遞價值、鏈接社群、提升公共服務效能等諸多功能?!拔膭摗笔墙陙聿┪镳^行業內的熱門話題,從故宮“文創熱”到“國潮”來襲,博物館各種跨界合作,文創行業的商業邏輯和增值模式也在探索中不斷明晰和突破。多渠道借力數字化手段,無疑對進一步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助力良多。

1 傳統的博物館文創產品供給模式已無法完全滿足現代消費需求

1.1 缺乏對市場的敏感度與洞察力

一款文創產品從設計思路的策劃、文化信息的提取、產品的定位都需要進行全面縝密的調查研究,從而提高產品轉化的效率。在實際工作中,諸多博物館在沒有做足市場調研充分了解消費者需求的前提下,盲目跟風生產冰箱貼、帆布袋等熱銷產品。而且,不同地區、不同層次的需求方,存在不同的消費意愿與消費習慣。只有充分了解市場,把握博物館文創產品的發展趨勢,才能精準發力,細分市場,確保博物館開發的文創產品不斷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1.2 產品個性化缺失

目前,許多博物館的文創產品都存在同質化嚴重的問題,缺乏對地域文化特點的把握與闡述,從而導致產品缺少個性、千篇一律。博物館往往是一個地區或者是一種文化高度濃縮的代表,因此消費者潛意識中往往希望購買到具有特色、異地難求的文創系列產品。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許多博物館的文創產品開發暫時還停留在對文物圖案紋飾的簡單提取,或者是對文物進行復制的層面上。這樣的文創產品雖然做工簡練,耗費的時間短,上市時間快,但由于缺乏巧妙構思和創新設計,所開發出的產品沒有升華文化地域特色,導致消費者對這些博物館文創產品的印象不佳,甚至造成審美疲勞。

1.3 營銷渠道單一

博物館文創產品受其屬性和地域性的影響,往往僅設立線下博物館商店進行“待客上門”式的銷售。然而,任何一種單一的途徑是無法滿足整個觀眾消費群體的需求的。多環節多渠道整合,系統關聯營銷,才能進一步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文化消費需求。

1.4 庫存數量大、變現周期長

傳統模式下,一件文創產品從設計、定稿再到生產、銷售,以及后續反饋、改版,這一流程冗長而煩瑣。文創產品屬于定制產品,成本高、投入大,數量上可控性小。因此在實際銷售中存在易壓貨、銷售慢的情況。

2 數字時代背景下博物館文創的新風向

隨著“互聯網+”、寬帶中國、創新驅動等國際級戰略相繼實施,我國成為名副其實的互聯網大國。2019年6月,5G商用牌照的發放開啟了我國5G的商用時代。隨著5G商用進程的加速,AR/VR、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都將有更好的發展基礎。加速落地與應用,對于博物館文創產業來說,是機遇也是挑戰。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數字化技術引導著文創產品的消費端和供給端的需求不斷更新,為傳統的博物館文創領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進程。文創工作以文化創意內容為核心,而博物館恰恰能為“創意內容核心”提供源源不斷的優秀傳統文化資源。博物館的文創產品也開始謀求內容化、創新化,希望提供更加優質的內容創意來吸引更廣泛公眾的注意力。

2.1 數字IP打造文創核心內容

2019年,是博物館文創IP大爆發的一年?!缎挛膭撓M趨勢報告》顯示,圍繞歷史、文化IP進行的文創產品開發呈現出井噴態勢?!拔膭摶颉辟x能傳統行業,有利于助其重塑與用戶的關系,實現品牌升級,拓寬博物館自身的發展空間。

以山東博物館為例,其在深入挖掘富有特色的館藏文物元素的基礎上,進行了一系列文創衍生方面的探索與嘗試,推出了“文曲喵”“亞丑丑”等一系列深受當下年輕人喜愛的文化數字IP,試圖以數字化的文創產品映射當代社會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重新認識和二次解讀,“尋求歷史文化的當代表達”,使璀璨磅礴的中華文明和珍稀神秘的精美文物以數字文創為載體煥發新的生命力。其文創產品開發工作立足“打造齊魯文化符號”的目標,致力于完善博物館弘揚傳統文化“讓文物活起來”的社會功能。在開發過程中,始終貫徹“傳承與創新”理念,力求在傳達藏品信息的同時,更多地傳播“文化信息”傳遞“人文情懷”。

2.2 數字平臺解決傳統營銷難題

以“構建文創產品全產業鏈服務”為初衷,山東博物館從“互聯網+文化”的角度出發,借助互聯網開放的生態、協作的共享精神和以用戶為中心實時傳遞信息的特征,聯合文創企業共同打造了“魯博手禮”文創智造云平臺。該平臺通過小程序、App以及5G物聯網線下終端系統幫助用戶在消費場景中滿足個性化需求。平臺自2019年4月測試,11月正式上線運營。平臺集人工智能個性定制系統、線上交易體系、線下智慧生活館、原創產品設計轉化中心為一體,全面推動山東文化消費升級。在全國范圍內甄選優秀設計師,以山東博物館藏珍貴文物及相關信息為素材,進行文創產品設計開發。圍繞設計升級、數據運算、流程再造開展業務,全力打造山東博物館文創品牌,實現了文創產品設計、生產、銷售全產業鏈間的溝通。整個流程由智能文創定制系統、設計師云管理系統、智能化供應鏈系統、社會化分銷系統、知識產權智能保護系統等六大IT系統支撐??梢酝ㄟ^網絡互聯實時完成文創產品設計圖與制作圖的智能合成,大數據分析后端派單,生產企業在線接單柔性生產,智能倉儲快遞發貨等一系列模塊動作,從而實現線上線下融合的“互聯網+文化創意”的移動互聯新消費模式。

不同于常規博物館文創產銷模式,“魯博手禮”平臺以微信小程序為入口,完美融合線下消費場景和線上社交電商,全系產品支持定制,可在線實時轉化60余類百余種文創產品。實現了“一件”定制,百種品類一件起訂,柔性生產;“一見”定制,人工智能即時合成,所見即所得;“一鍵”定制,在線下單,一鍵到家等貨上門的全新模式,解決了博物館文創產品“成本高”“易壓貨”“銷售難”的市場痛點。從平臺收到定制需求到產品生產再到產品交付整個流程僅需5到7天時間。從采集數據到設計產品,從生產加工到電商銷售,從快遞物流到售后服務,全流程都有后臺平臺系統在跟蹤、管理、反饋與服務?!棒敳┦侄Y”文創智造云平臺,保證了博物館文創產品“無打樣、無庫存”的“二無”狀態,在滿足個性化需求、升級消費體驗的同時減少中間環節、降低生產成本,實現從想法到產品的“急速”轉化,進一步提升了博物館文創產品的社會影響力與市場競爭力。

①解決了品類豐富的需求和資金占用之間的矛盾。借助“一件”定制的供應鏈整合實現了豐富的品類與資金占用之間的合理平衡,無論是博物館、設計師還是文創企業借助平臺都找到了契合點,可以輕裝上陣,實現多品類開發。

②解決了元素供給方和設計師之間溝通的矛盾。文博機構豐富的文創素材、文創機構或者獨立設計師的設計能力往往容易存在無法合理匹配和有效供給的問題。借助數字文創智能制造技術支撐的平臺支撐能力及分傭機制,使多方“獲利”,以平臺“共生”,形成了良好的文創開發新生態。平臺技術支撐體系同時為在線產品生成、實時在線接單生產提供了技術保障。

③解決了產品供給方和需求方之間溝通的矛盾。文創產品及文創作品市場情況難以估量,就意味著開發有極大的市場風險,借助平臺大數據支持可以準確地為相關各方提供數據支撐,客戶喜愛程度、下單量、客戶畫像都有了精準的數據做支撐。

以山東博物館“流云雙鳳系列文創產品”為例。流云雙鳳紋是山東博物館藏明赭紅鳳補女袍上的紋飾。明赭紅鳳補女袍是明代衍圣公府女眷的一件禮服。曲阜孔氏家族受歷代帝王追封賜禮,譜系井然,世受封爵,衍圣公是孔子嫡長子孫的世襲封號。明赭紅鳳補女袍前胸后背均綴有彩繡流云雙鳳紋團形補,雙鳳圍成團形,祥云貫穿其中。團鳳紋、赭紅色都彰顯出這件禮服是衍圣公府中級別較高的女眷所穿。禮服形象十分生動,寓意團圓美滿。相關元素信息上傳平臺后,設計師自行選擇設計開發,平臺自動完成文創產品效果圖與制作圖合成,山東博物館審核確認后,平臺大數據分析后端派單,將圖紙分別發送給絲巾、冷感毛巾、家居用品等不同產品的生產企業,生產企業在線接單生產,通過智能倉儲快遞發貨,一周內相關產品即出現在山東博物館的文創商店內,供觀眾選購。手機端客戶也可通過微信小程序“魯博手禮”在線進行采購,或者在山東博物館的文創商店內選好產品之后在線下單,直接回家等貨上門。

3 數字文創為文創探索實踐帶來新生態

以山東博物館為例,2019年開始,山東博物館與騰訊展開了一系列跨界合作的探索與嘗試,希望用最新的表達方式,發揚傳統文化。在山東博物館大力發展新文創的背景下,以當代年輕觀眾群體為主要目標,觸動不同層級目標觀眾,依托騰訊強大的技術平臺,解決“信息碎片化”和“時間碎片化”的時代新挑戰,加快博物館融入社會生活的步伐,雙方共同挖掘文物故事,活化文物形象,將博物館文化與時下流行的手游、影視等新載體、新技術相結合,讓傳統文化與流行的數字內容契合,從而產生“1+1>2”的效果。

3.1 新故事+新渠道,數字文創高效傳播

《黃金瞳》是一部以文物“鑒寶”為主題的當代都市文化影視劇。2019年春節該劇開播前期,基于對影視劇文化導向的宣傳及對區域文化資源的敏感,山東博物館率先聯合騰訊互娛山東站進行文化創意合作,以劇中情節為靈感,演繹劇中文物的背后故事。以文物專家聯動知名博主以Vlog形式拍攝制作“博物館給了我一雙黃金瞳”主題內容。以山東博物館館藏文物為原型,融合數字技術制作了黃金瞳主題動態海報等宣傳材料。山東博物館以此次合作為背景,借助影視劇的宣傳效應,響應觀眾需求,專門策劃展出了“清風徐來—館藏明清竹繪畫展”。以“竹”為主題的線下展借助《黃金瞳》影視劇的高人氣,吸引了大量年輕觀眾參觀。這是山東博物館首次通過與影視劇主題相結合的方式宣傳藏品、推介展覽,引發了各級媒體、觀眾群體自發轉載討論,讓更多人去探尋博物館的社會和歷史價值。

3.2 新受眾+新手段,數字文創寓教于樂

2019年山東博物館聯合騰訊互娛山東站、齊文化博物院,在國民手游《王者榮耀》推出“稷下學院”版本之際,通過紀錄片的形式共同講述了真實“稷下故事”。紀錄片中,通過博物館專家、學者的講述,對稷下學宮的歷史進行了再現,對《王者榮耀》“稷下學宮”版本進行了解讀,共同探討了數字文化與傳統文化的跨領域融合,完成古老的“稷下文化”在當代的全方位內容展示,讓以游戲玩家為代表的年輕人深入了解“稷下學宮”的歷史,了解齊魯文化的內涵。通過此類活動拓展了博物館藏品受眾,號召更多年輕人去了解、探索、發現更多歷史中的閃光點,樹立民族自信心與自豪感。

3.3 新解讀+新技術,數字文創引發情感共鳴

《一起來捉妖》是騰訊推出的國內首款AR地圖類手游。山東博物館將十大鎮館之寶之一的商代青銅器“亞丑鉞”進行了授權?!皝喅筱X”是在山東青州蘇埠屯出土的一件商代青銅器,因其口部兩側有“亞丑”銘文而得名。青銅鉞一般用作兵器,而“亞丑鉞”體形碩大、造型別致,因此已經脫離了實用功能,成為商代王權的重要象征。不同于以往展覽中傳達的歷史、文物信息,“亞丑鉞”在游戲中的形態在保留文物基本形象特征的基礎上,被賦予了動態形象,形成了全新的文創IP“亞丑丑”,突出了其“威嚴、王權、戰斗”的特征,并且具有了“養成”“升級”的屬性,使其以AR的形式出現在游戲中與玩家互動,獲得了玩家的高度認可。在此次合作中,山東博物館創新性地通過手游這一大眾化的手段,通過鏈接更多元的文化主體讓傳統文化更流行,讓流行的數字內容更有文化,將歷史文化信息拓展到更廣泛的觀眾群體。

4 結語

山東博物館通過一系列數字文創的創新探索,建立了多元化的信息傳播體系。不論是文創數字平臺建設、通過影視傳媒互動文物展覽,還是把經典文物形象植入熱門游戲、拍攝游戲互動宣傳紀錄片向廣大玩家普及歷史知識,都是傳統文化進行數字化升級的大膽嘗試,是山東博物館“數字文創”的成功實踐。在文旅融合的大趨勢下,山東博物館利用新渠道、新手段、新技術,深挖文物故事,對文物進行了新解讀。通過探討傳統文化與數字文化的跨領域融合,拓展新受眾,讓更廣泛的群體關注歷史文化的新生力量。新科技不斷向前推動,帶來了全新的文化表達方式,未來博物館將產生更多的“數字文創”,讓文化經典在數字時代傳承和發揚,融入現代人的生活,讓更多人透過有趣新奇的展現形式,深入了解傳統文化的內涵,實現數字文化與傳統文化的共同發展,構建文創產品工作發展新格局。

參考文獻

[1]范周.數字經濟變革中的文化產業創新與發展[J].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20(1):50-56.

[2]王翔.從消費者需求角度出發的博物館文創產品設計分析[J].文物鑒定與鑒賞,2018(8):76-78.

[3]張飛燕.“互聯網+”背景下的博物館文創產品發展[J].遺產與保護研究,2016(2):22-26.

猜你喜歡
文化產品跨界博物館
博物館
學霸也是人 那些跨界的大拿們①
基于新媒體平臺的第二課堂活動資料研究
從“跨界”現象看現代箏曲的多元化發展
出口邊際對中國文化產品國際競爭力的影響
許晴 影后跨界導演
露天博物館
浙江省文化產品對外貿易中存在的問題及對策研究
從資源到產品:淺議嫩江流域少數民族文化產業開發的新路徑
跨界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