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生命中的那束光

2021-12-17 23:50朱雪霞
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 2021年35期
關鍵詞:心理危機干預親子關系心理輔導

朱雪霞

摘要:通過篩查、訪談、初步評估,發現一位初一女生的心理危機嚴重程度為一級,必須做進一步干預。通過分析認為該生的危機屬存在性危機。對該生的干預過程大致分為疑似干預、確定問題、危機評估、尋找資源、給予希望、認知轉變、追蹤保障幾個環節,在為該生提供充分的情感支持和關懷,釋放、緩解其負面情緒的基礎上,從其成長經歷入手探詢問題來源,繼而通過與她的家庭成員的深入交流找到轉變其心理危機的端口,最終助力該生建立積極的認知模式,解除了心理危機。

關鍵詞:心理危機干預;親子關系;心理輔導

中圖分類號:G44文獻標識碼:B文章編號:1671-2684(2021)35-0039-03

為預防校園心理危機事件,2020年9月,江蘇省鎮江市開展了首次全市中小學生心理健康教育普測試行工作。通過網絡普測篩查出重點關注對象,再對相應學生做訪談篩查,排除無須干預學生或依需干預。此項工作,具體承擔人員為每所學校的心育教師,我正是該市一名農村初中的心理健康教育工作者。

一、發現危機個案

“有沒有自傷的行為?比如自己割傷自己,或抓傷自己?!蔽椅罩P,根據心理訪談記錄表一般狀態中的第六點詢問李夢(化名)。

李夢好像被觸及了心里的某個隱蔽角落,垂下眼瞼,但隨即又好像抓住什么急于向他人敞開般地急切小聲回答:“有,偶爾我會傷腕?!?/p>

我心下一凜,但表面仍舊保持鎮定,輕聲探詢:“哪里?可不可以給我看看?”

她咬咬唇,低頭將左手的袖口往上提了提,伸平給我看,上面有深淺不一、新舊不等的幾處劃痕。

經過進一步交流,我獲悉李夢還經常有自殺的想法,并且已經有了自殺的計劃。她說她厭倦一切,覺得生命不值一提,打算初一下學期退學,初二之前自殺。

李夢,初一新生,她是本次心理普測后顯示重度預警的學生之一,在她之前我已約訪過三個重度預警學生。當然,為了保護他們,訪談的理由都是打著上級要求隨機抽查訪談的幌子。訪談過的前三個重度預警學生均沒有發現需要特別干預的傾向。但這次,我意識到李夢需要我的干預,李夢思索片刻,便接受了我再次約訪的提議。

二、輔導視角分析

李夢的心理普測結果顯示重度預警,根據《市心理普測指導手冊》中的訪談提綱,經過初次訪談,可以看出她近段情緒低沉但平穩,雖經常有自傷的行為和自殺的想法,但目前短期內沒有自殺的具體行為和計劃,因此暫時是安全的。評估李夢的心理危機嚴重程度為一級,需要做進一步干預。

心理危機的類別有發展性、境遇性、生態系統、存在性危機四類。通過與李夢的第一次訪談獲悉,她周邊最近并未發生特別的事件,同學關系、親子關系也未見明顯異常,自感學習壓力大但也在正常范疇內,遇到自己無法解決的困難時有時也會主動求助。綜上所述,經過分析,李夢的危機應屬第四類。

第四類危機是存在性危機,如孤獨、無意義、死亡威脅、不自由等。在第一次訪談中,李夢不止一次地提到“無所謂”“沒必要”這樣的詞匯,能明顯感覺到她對自身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持否定態度。造成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個人心理危機往往蘊含著過往的心理創傷與心理失敗,因此我決定在為李夢提供情感支持和關懷,緩解其負面情緒的基礎上,從李夢的成長經歷入手。

另外,初次訪談李夢雖是被動而來,但綜觀整個幾乎無障礙的交流過程以及坦誠的交流內容,相信我們之間已經建立起了初步的信任關系。李夢的整體表現以及對下次訪談的應允,均說明她有求助的主動性愿望,這些對接下來的輔導無疑是好的開始。

三、輔導過程

鑒于李夢有疑似自殺傾向,根據專業原則,我將李夢的情況首先告知了她的班主任,希望她在保護李夢隱私的前提下能有效關注李夢的狀況,以便在出現重大危機預警或行為時,我們能快速地協同反應。

接下來,則需要我和李夢共同去找出問題形成的來源,進而找到轉變的端口。

(一)從原生家庭尋找問題來源

第二次約訪,李夢如約而至。

李夢出生于安徽農村的一戶普通人家,父母長年在外務工,她從小跟祖輩及大她三歲的姐姐生活。祖輩僅止于在物質上供她必要的溫飽需要,姐姐則常在無人時不問緣由地打罵虐待她,她終日膽戰心驚卻無處可避。直至十歲那年,父母離婚,她才開始跟隨生母及繼父來此地生活。在父母離婚期間,她無意間聽聞他們在子女撫養權的問題上互相推諉,這件事對她打擊很大。

心理學家勞倫等認為,兒童創傷分為I型和Ⅱ型,I型為一次經歷引起,Ⅱ型則是持欠存在事件帶來的創傷,李夢顯然是后者。

一個人存在的價值感與意義在初期主要來源于家庭,而李夢的原生家庭僅僅滿足了她基本的生理需要,父母的長年缺位、親姐姐私下里經常無來由的打罵令李夢的安全、情感、歸屬等需求更是無從談起。后又因認定母親并非想要她而嫌隙叢生,最終將其轉化為攻擊性,攻擊自己和他人。加上因生活種種而生成的多疑、敏感個性,讓她在與同學相處中也不容樂觀,更夯實了青春期的李夢完全否認自身存在價值與意義的認知。

在向我傾吐的過程中,李夢數度失聲痛哭,我完全能理解她十多年里那些無人關注的過往,孤獨、恐懼、憤恨、疑惑……亟須通過一個安全的出口得到釋放并獲得理解和支持,而這些,恰都是我能給予的。

(二)開啟解決問題之出口

通過與李夢的第二次交流,我意識到,既然李夢的問題主要來源于家庭,那么我就需要盡可能多地了解她的家庭情況并獲得其支持,進而從中找到轉變其心理危機的出口。此時的李夢,儼然對我充滿了信任。我們現在更像是無間的合作者,朝著同一個方向努力,因有了我的助力而重拾勇氣的她,毫不猶豫地同意了我想與她家人談一談的建議。

出乎意料的是,通過電話簡單交流后,李夢母親表現得極不耐煩并拒絕見面。李夢知道母親的態度后,雖神色黯然卻不感意外,“老師,我媽不會來的,讓我繼父來,而且他肯定會來?!?/p>

我愕然,繼父?與李夢一起生活僅三年左右的繼父?他會來嗎?他來有用嗎?事實是,繼父爽快答應了與我的見面,并且雖然他方言很重,令我們之間交流困難,但最終并不妨礙我從他身上找到了解決問題的切入點,因為他與我有著同樣的初心。

繼父說李夢生母生性簡單、思想偏執、脾氣暴躁,加之對李夢十多年的陪伴缺失,母女間不了解對方更談不上親密,生活交錯中常因一些小事就彼此劍拔弩張。至于令李夢在回憶時痛哭不已的撫養權歸屬之事,繼父在我的詢問下誠懇地做了澄清,事實并非如李夢所認為的那樣。另外,他視李夢為親生,并不僅是因為他沒有孩子,而是生活中的一些小事讓他認定李夢是懂得感恩懂得孝順的好孩子,加之對她的過往多少了解一些,因此對她更多生出一份同情與理解。母女倆都是可憐人,他只希望一家三口能相扶相持一直走下去,并且越過越好。

通過這次交流,打破了我自我意識中原先對“繼父”這一身份的僵化印象,準確地說是偏見,我由衷肯定并贊許了他的很多做法,并明確提出,接下來我們更需要家校合力,給予李夢更多的耐心、關心與支持,合力幫助李夢走出低谷。

(三)建立積極認知模式

接下來我與李夢的見面,是在她連珠炮的提問下開始的,她急切地想知道繼父都說了什么,哪怕是一些微小的細節。

李夢的成長經歷導致她特別在意他人的看法,渴求認同又懷疑一切,對現在可以說唯一能交流的家人——繼父,她信又不信,因此她急需一個確切的答案。

當心中的疑惑一個個被解開,忐忑逐漸轉為踏實,繼而到后來我說到令她繼父感動的那幾個具體事例時,她的臉上漸漸溢出笑容,羞澀局促地揉搓著手,“是嗎?我爸真這么說?真這么想?”

我注意到,她原先的“繼父”稱呼改成了“我爸”。

接著我鄭重地告訴李夢,在她父母離婚子女歸屬問題上,她一直是生母與繼父心底認定的孩子。李夢反復確認,前后推敲直至篤信后,眼淚嘩啦一下就涌了出來。

我知道這是李夢心中一道曾經無法跨越,也不敢去正視的荊棘,但逃避、掩蓋不會令其消亡,只會讓它在內心深處肆虐瘋長,進而噴薄而出,幾欲呈毀滅之勢。

此刻李夢的痛哭五味雜陳,但更多的是一種釋懷。唯有回顧往事,掀開傷口,正視傷痛,才有機會浴火重生。

大哭后,李夢關于他繼父的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她似乎第一次認真地去審視這個“爸爸”,并突然間發現,原來她的這個“爸爸”有這么多值得向人稱道的地方。李夢的眉眼里有了跟往常不一樣的光亮,這點星光給她帶來了跟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機和活力。

“李夢,你爸說很感謝有你,你就像他的小棉襖,未來他還準備幫你帶孩子呢! ”我特地提到未來,想不動聲色地印證一下李夢現在的心理狀況。

李夢撲哧一下笑出聲來,她用亮閃閃的眼睛看看窗外,轉頭笑著調皮地對我說:“是嗎?幫我帶孩子?嗯,我爸一定會帶得很好!”

我的心一下子松快起來,也笑了。當一個人被灌注希望,并且其自身也期待未來時,她一定會對自己當下的生命不輕言放棄,甚至生起無比的勇氣與力量。

李夢最后對我說:“老師,我看過這樣一句話——上天雖然給你關上了一道門,但卻會偷偷為你打開一扇窗,以前我不信,現在我信了?!?/p>

(四)持續關懷,跟蹤回訪

此后,我對李夢還有過兩次回訪,不過相比之前輕松多了。她的人際關系正在改善,雖然微小,但充滿了希望。有時跟媽媽關系還會鬧僵,但開始學著去換個角度理解媽媽。以前的世界在她眼中是灰色,現在有了顏色,才發現原來風也美好、雨也美好。希望自己通過努力,也成為能照亮繼父苦難人生的一束光芒……總之,一切在她眼中都產生了變化,令她欣喜動容,并急切地想與我分享。而她的變化也同樣令我、她的班主任、繼父甚至是她的母親感到歡喜不已!

路途雖漫,未來可期。

四、輔導反思

回顧對李夢的整個干預過程,大致分為疑似干預、確定問題、危機評估、尋找資源、給予希望、認知轉變、追蹤保障幾個環節。在保證李夢短期內是安全的必要前提下,通過多重資源的協同作用,最終李夢在回顧、審視自己生命的過程中完成了認知的轉化。

心理教師切忌急于“講道理”,傾聽、共情以及貫穿全程的評估、分析尤為重要。輔導干預的過程應在充分了解、尊重事實的基礎上,捕捉分析學生問題存在的來源,進而找到解決問題的切入點。心理的轉變也許就在一剎那,但如何推動這一剎那,則需要心理教師在具備一定專業知識素養的基礎上,要有更多的耐心與人文精神。

整個過程中,我的專注陪伴、助力成長令李夢無比感激。同樣我也感謝李夢,因為于她是重生,于我又何嘗不是成長與滋養呢?也正因一個個“李夢”的存在,讓我更能明白作為一個農村基層心育工作者的價值與意義。

編輯/張國憲 終校/衛 虹

猜你喜歡
心理危機干預親子關系心理輔導
自媒體平臺在大學生心理危機干預工作中的運用
大數據視角下高校學生心理危機干預機制的構建
親子關系中的“冷暴力”現狀及應對策略
幼兒親子關系與其社會性發展關系的研究
企業新員工(大學生)成長的心理輔導研究
淺談高校輔導員與學生的溝通藝術
中職班主任對學生進行心理輔導的優勢和策略
班會課融合心理健康教育的探索與實踐
初中階段低效能家庭教育原因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