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資格證“國考”下地方院校體育教育專業人才培養研究

2021-12-12 02:21汪慶波戴俊柴偉麗
體育學刊 2021年6期
關鍵詞:國考資格證體育

汪慶波 戴俊 柴偉麗

摘? 要:教師資格證是從事教師職業的必備證書,地方院校師范專業須改革人才培養路徑方能更好地應對教師資格證“國考”提出的新挑戰和新要求。鹽城師范學院體育學院優化體育教育專業人才培養模式,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采取的路徑有:圍繞“國考線、技能線、考編考研線”設置課程,增加教師教育類課程,多維度開展“滲透式”教育見習,突出學生教育教學和教育實踐技能培養;依據“國考”要求修訂課程教學大綱,建立“三不兩直”平時巡查+期末教考分離課程考核機制,以提高學生“國考”應對能力;優化課程群師資配備,并實行“一條龍”包干制、橫向化、“國考化”教學,以提高學生掌握和運用知識的能力;實行兼職班主任+專項課教師協同的班級管理模式,以加強學生備考督促與引導。

關? 鍵? 詞:學校體育;教師資格證“國考”;地方院校;體育教育專業;體育教師;人才培養

中圖分類號:G807.4文獻標志碼:A文章編號:1006-7116(2021)06-0098-07

The reform of the talent training path for physical education major at local colleges under the National Teacher Qualification Certificate Examination

WANG Qing-bo,DAI Jun,CHAI Wei-li

(School of Physical Education,Yancheng Teachers University,Yancheng 224002,China)

Abstract: The teacher qualification certificate is a prerequisite for the teaching profession. It is necessary for local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reform for new approaches to cultivating professional teachers in response to the new challenges and requirements of the National Teacher Qualification Certificate Examination. The school of physical education of Yancheng Teachers University has tried to optimize the training model of physical education professionals by taking some measures as follows: Designing courses around the national examination, physical education skills and the postgraduate entrance examination with teacher education courses added and “infiltration” education apprentice practice carried out in multiple dimensions to highlight training students education and teaching practice skills; revising the curriculum syllabus based on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national examination by establishing a course assessment mechanism of “Three No and Two Straight” regular inspection plus final examination that separates teaching from examinations” to improve students ability to respond to the national examination; optimizing the teaching staff for the courses by means of implementing the “through-train” system and the horizontal-and-national-examination-based teaching to improve students ability to master and use knowledge; implementing a collaborative class management model between the part-time class supervisors and the specialized course teachers to strengthen the supervision and guidance of students preparation for the examination.

Keywords: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the National Teacher Qualification Certificate Examination;local college;physical education major;physical education teacher;talent training

2013年8月教育部頒布《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暫行辦法》,規定試點工作啟動后入學的師范類專業學生,申請中小學教師資格應參加教師資格考試[1]。江蘇省于2015年開始實行全國統考(下稱“國考”),師范生不再直接認定教師資格,均需通過“國考”后方能獲得教師資格證。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出要“完善教師資格考試政策”“嚴格教師準入,提高入職標準”[2]。由此可見,教師資格證對于立志從事教師職業的學生來說其重要性可想而知,而對于培養教師的地方院校來說,教師資格證通過率也是衡量其人才培養成效的重要指標之一。那么在“國考”要求下,地方院校體育教育專業學生該如何培養才能保障其教師資格證的順利獲得呢?

鹽城師范學院體育教育(下文簡稱“鹽師體教”)作為首批通過國家師范類專業二級認證的專業,在這方面進行了積極的改革和探索。雖然教師資格證“國考”與以往“省考”相比難度有所增加,并有“嚴格準入,提高標準”的趨勢,但鹽師體教專業學生自2018年參加“國考”以來,一次性(第五學期)通過率平均為70.2%,畢業時最終通過率平均為98.3%,而其他師范院校只有20%~30%的通過率[3-4]。獲取教師資格證的畢業生體育教師編制考取率也一直穩定在75%以上。鹽師體教專業學生教師資格證通過率和教師編制考取率能取得如此成績與培養路徑的改革密切相關,本研究對此進行研究和總結,以期為其他地方院校體育教育專業提高學生教師資格證“國考”通過率提供參考,同時也可為其他師范類專業學生培養提供借鑒。

1? 教師資格證“國考”對地方師范院校培養體育教師的挑戰和要求

1999年國家提出“調整師范學校的層次和布局,鼓勵綜合性高等學校和非師范類高等學校參與培養、培訓中小學教師的工作,探索在有條件的綜合性高等學校中試辦師范學院”[5],標志著我國教師教育已不再是師范院校獨自的領地,同時也為實行教師資格證“國考”埋下了伏筆。2011年國家推行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改革和定期注冊試點工作,2015年開始全面推行教師資格證全國統考,不再區分師范和非師范概念,使教師市場更趨開放。教師資格證“國考”和定期注冊制度的實施,使得更多人才可以從事教育事業,有效提升了我國教育尤其是基礎教育師資的數量和質量。但同時,教師資格證“國考”也對地方院校培養教師提出了新的挑戰。首先,教師培養主體的開放,地方院校師范專業將面臨重點綜合性高校教師教育學院的競爭,其辦學優勢將被削弱。其次,教師市場的開放,地方師范院校培養的學生將面臨重點綜合性高校教師教育學院學生及非師范專業學生的競爭,其原有的“優越感”將不復存在。

教師資格證“國考”重視對學生“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考查,重視對學生師德情懷的考查,增加了教師教育類知識的考查范圍、比例以及難度[6],提高了對體育學科知識考查的靈活性,所考科目均強調學生對相關知識的運用能力,面試則更加側重學生的體育課教育教學實踐技能及其展示能力[7]。這就要求地方師范院校體育教育專業修訂人才培養方案,調整課程設置,注重學生能力的培養;還要求專業任課教師轉變教學理念,領悟教師資格證“國考”相關精神,調整課程教學大綱,改革課程考核與評價,“吃透”教師資格證考試所涉及的知識點;更要求地方師范院校創新學生管理模式,加強對學生全過程、全方位、精細化的引導和督促,為學生教育教學能力的培養和教師資格證“國考”的順利通過保駕護航。

2? 教師資格證“國考”下鹽師體教專業學生培養模式

人才培養模式指在一定現代教育理論、教育思想指導下,按照特定的培養目標和人才規格,以相對穩定的教學內容和課程體系、管理制度和評估方式,實施人才教育的過程的總和[8]。優化人才培養模式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必然要求。根據教師資格證“國考”對地方師范院校培養體育教師提出的新挑戰和新要求,鹽師體教專業圍繞優秀中小學體育教師的培養,以學生“三會三能”能力培養為中心,即會做、會講、會教(教育教學),能組織課外體育活動、能組織課余體育訓練、能組織運動競賽,優化了人才培養模式(見圖1)。該模式在實施過程中以“六大”課程模塊為核心,以“五大”實訓平臺為助手,以“兩套”師資隊伍為支撐,以“兩全一精”學生管理機制為保障,采用平時“三不兩直”巡查+期末教考分離課程考核評價方式,對學生體育教育教學能力進行培養。學生體育教育教學能力得到有效訓練和提升,順利通過教師資格證“國考”則成為“水到渠成”的必然結果。

同時,為有效實施該培養模式,鹽師體教專業研制了教學素養和教學能力遞增關系圖(見圖2),讓學生明確在各年級需發展的教學能力;細化學生在大學4年中每個時間點要參加的重要考試及要獲得的職業能力證書(見表1),以考試為抓手,讓他們在大學4年有階段學習目標,給他們施加階段學習壓力,從而讓他們產生持續的學習動力,一步一步朝著優秀中小學體育教師的人才培養目標邁進。

3? 教師資格證“國考”下鹽師體教專業學生培養路徑

3.1? 圍繞“三線”設置課程

課程設置是人才培養模式的核心,直接影響人才培養的質量[9]。也就是說課程設置直接影響著師范專業學生教師資格證書的獲取情況。因此,鹽師體教專業在設置課程時,圍繞“國考線、技能線、考編考研線”3條線展開。即所開設課程為教師資格證“國考”服務,注重學生“三會三能”能力的培養,注重學生教育教學能力的培養,在第7、第8學期開設拓展類課程,兼顧學生未來職業發展和部分學生考研需求,其中教師資格證“國考”所涉及到的課程均在第5學期結束時全部開設。也就是說,教師資格證“國考”所考查的知識和能力,通過增加相關課程設置,在學生第一次參加“國考”前重點學習和訓練。

1)大幅增加教師教育類課程,突出教育教學能力培養。

教師資格證“國考”要求改造傳統的教師教育模式,促進教師教育課程的現代轉型,要突出教師教育類課程的重要地位和作用[10]。并且,通過對“國考”試點地區學校的調研得知,對教師教育類課程的系統學習是師范生通過“國考”的最大優勢和籌碼。因此,鹽師體教專業為培養學生教育教學能力,在各課程模塊中大幅增加了教師教育類課程;既有通用教師教育類課程,又有專業教師教育類課程,既有理論類課程,又有實踐類課程,總計達30學分,占總學分的比例為18.2%(見表2),遠超國家師范專業二級認證不少于14學分的參考標準。其中,專業教師教育類課程《體育教學設計與技能訓練》《體育教師職業技能訓練與考核》以培養學生教學技能為主,從而保障教師資格證面試技能得以專門性訓練。

1)表示專業理論+實踐課程,偏重學生實踐技能訓練

課程設置改革后,學生“國考”科目《綜合素質》《教育知識與能力》一次性通過率分別平均為74.6%、77.8%。這說明通過這些課程的學習有效提高了學生對教師教育類課程知識的掌握,也為學生教育教學能力的提升夯實了理論基礎。

2)多維度開展“滲透式”教育見習,重視教學實踐能力的培養。

國家教師資格證考試“重能力”“重實踐”“重運用”,筆試的內容不再是通過記憶知識點就能通過,而是注重對考生教學實踐運用能力的考查,面試則更加側重學生的體育課教育教學實踐技能及其展示能力[7],而師范生教育教學實踐能力的培養需要通過大量的鍛煉、體驗和反思[3]。鑒于此,鹽師體教專業構建了貫穿大學4年學習全過程的“感知教學(校內外)—片段教學體驗(校內)—模擬教學(校內)—完整課教學體驗(校內外)—教育實習(校外)”一體化的、校內外相結合的體育教學實踐能力培養體系,提高教育教學實踐的實效性。在課程設置中提高了實踐環節在人才培養方案中的比例(專業集中實踐環節28學分,占總學分的比例為17.0%),加大了對學生教學實踐能力的培養力度。但按照人才培養方案教學進度安排,集中實踐環節(教育實習)在第6學期,這樣學生在大三第一次“國考”時(第5學期)教學實踐能力就會顯得比較欠缺。未經過教育實習的歷練不利于教師資格證考試的通過。因此,教育見習是提高學生教學實踐能力以應對“國考”要求的重要環節。

鹽師體教專業在常規教學實踐基礎上,多維度開展教育見習,在學科教學中滲透教育見習,培養學生教學實踐能力,提高第一次“國考”應對能力。在落實全程性教學實踐能力培養方案時,有效抓住校內可開展的見習機會,在平時術科教學過程中通過各種課內見習、課外教學提升小組、平時教學能力考核等方式初步培養學生“會講”“會教”能力(講動作方法和要領,講基本教學程序和方法)。充分利用校外資源,在學?!癠-G-S三位一體”教師教育人才培養框架下,加強與當地中小學的合作,為學生提供校外見習機會。通過課內外、校內外多維度開展的滲透式教育見習活動(見表3),循序漸進地提高了學生教學實踐能力,為其在第5學期首次參加教師資格證“國考”,尤其是面試環節積累了一定的能力儲備,同時也為第6學期的教育實習、乃至頂崗實習打下了堅實的實踐基礎。

3.2? 根據教師資格證“國考”修訂課程教學大綱

課程教學大綱是實施教育思想和教學計劃的基本保證,也是教師實施課程教學的重要依據[11]。因此,鹽師體教專業要求任課教師在修訂課程教學大綱時參考教師資格證“國考”考點選擇課程大綱教學內容,依據“國考”所考查學生的能力改革課程考核方式,為學生順利通過教師資格證“國考”提供教學指導和依據。

1)依據“國考”修訂大綱教學內容,與“國考”對話。

回應教師資格證“國考”的要求,鹽師體教專業所有課程教學大綱在修訂教學內容時主要在兩方面進行了改革。一是所有課程均融入課程思政,重視學生立德樹人理念的樹立,重視對學生師德情懷的培養。從教師資格證“國考”對學生能力要求的角度來說,在課程教學過程中融入課程思政,幫助學生牢固樹立立德樹人理念,有助于他們理解和認同中小學體育教師工作的價值,堅定從教信念,從而培養了學生正確的價值觀和高度的社會責任感;有助于學生更深刻的理解、掌握、運用所學各課程知識點,培養學生師德教育情懷,提高學生教師資格證“國考”應對能力。二是所有課程教學大綱參照“國考”要求,對教學內容做“加減法”。任課教師在選擇教學內容時突出“新、實、用”,與教師資格證“國考”對話,與中小學體育與健康課程改革相銜接[12],提高學生對體育課程改革前沿動態的了解和把握。

考慮到并不是所有的任課教師都了解教師資格證“國考”要求,在修訂大綱之前,由教學法老師把“國考”所涉及的各課程要求整理成冊,分發給任課教師,為他們修訂課程教學大綱提供重要指導和參考。

2)建立“三不兩直”平時巡查+期末教考分離課程考核機制,提高“國考”應對能力。

考核是了解學生學習狀況、促進學生掌握所學知識和技能的有效抓手。為提高學生運動技能展示能力和“會講”“會教”能力,以更好地應對教師資格證“國考”,鹽師體教專業對課程考核方式進行了改革,建立了“三不兩直”平時巡查+期末教考分離考核機制。

體育學院教學指導委員會施行“不通知、不打招呼、不定時、直奔課堂、直面學生”的“三不兩直”平時巡查機制,以每學期、每門課不少于兩次的平時隨機巡查頻次,了解學生學習狀態,檢查學生運動技能掌握情況,并作為學生平時成績考核的重要依據。同時還把巡查情況及時反饋給任課教師,以此督促任課教師在平時加強學生教學能力的培養,督促學生在平時注重教育教學知識的掌握和運用。不定期隨機巡查制度是對整個教學過程的監控和評價,提高了專業教師的教學責任感,增加了學生自覺積極學習的緊迫感,也鍛煉了學生心理素質。有了平時的不定期隨機巡查,學生運動技能的學習和掌握是“功在平時”,學期末的定期教考分離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教考分離的教學評價方式能使權力分解與權力制衡的思想在教育管理中得到體現,在端正學風和教風、體現教學質量的公平公正性等方面有著天然的積極作用[13]。鹽師體教專業與教師資格證“國考”相關的課程均實行教考分離,但并不僅僅把教考分離把看作是對課程的期末考核,而是從學生心理素質提升的角度看待教考分離。教師資格證面試環節,乃至后續的教師招聘面試,都需要學生展示運動技能。在那種情境下,學生良好的心理素質尤為重要,而這種“不怯場”的心理素質不是一朝一夕能夠練成的,需要多次、多種方式的歷練。實施教考分離的目的之一是讓學生通過多門課程的“面試”,練就他們在面試官前自如展示運動技能的良好心理素質。擁有了這種良好的心理素質即增加了教師資格證“國考”面試的籌碼。

3.3? 實行“一條龍”包干制、橫向化、“國考化”課程群教學

教師資格證“國考”不僅僅考查的是學生基本知識的掌握情況,更側重考查學生靈活運用知識的能力。學生知識和能力是否獲得,課程教學的實施是關鍵。為便于學生更牢固地掌握基本知識并能學以致用,鹽師體教專業對課程群進行了教學改革,要求任課教師轉變過去“只教會學生做(知)”的理念為“不僅要教會學生做(知),更要教會學生教(用)”的理念,實行“一條龍”包干制、橫向化、“國考化”的課程群教學。

1)優化課程群任課教師配備。

考慮到教師教育類課程群對學生通過教師資格證“國考”的重要性,學校層面和學院層面對此類課程任課教師的遴選尤為慎重。通用教師教育類課程由教務處在全校遴選教學責任心強、教學經驗豐富的骨干教師,并對其進行專門培訓,然后統籌安排給各專業師范生上課。對于《體育課程與教學論》《中小學體育教學設計與技能訓練》《體育教師職業技能訓練與考核》《中小學體育課程標準與教材分析》等專業教師教育類課程,任課教師配備的是校內、校外“兩套”師資隊伍。校內師資是遴選有體育教育專業學習經歷且理論教學經驗豐富的教師,這樣在教學過程中對相關知識點的講解會更加符合學情。校外師資是聘請省市體育教研員、中小學一線體育骨干教師,這樣在教學過程中對相關知識點的講解更能結合中小學教學實踐。對于運動人體科學類課程群教師,則通過系統培訓、教學研討、自學等形式,統籌相關知識板塊及其串聯和實操運用,改革傳統教學模式,以滿足教學改革的需求。

2)班級實行教師“一條龍”包干制的課程群教學。

影響大學生學習的因素有很多,但任課教師是影響課程學習動力和學習效果的重要因素之一[14]。因此,鹽師體教專業對班級教學實行的是教師“一條龍”包干制的課程群教學。即同一個班級的通用教師教育類課程、專業教師教育類課程、運動人體科學類課程等分別由同一位教師講授,術科類課程在普修階段以將要承擔該年級專項教學的教師為主開展教學。實行這一制度,任課教師能更系統地了解學情,能更好地根據學情統籌安排這類課程教學內容,進行有針對性的教學,從而實現教學效果與學習效果的最優化。

3)課程群實行知識橫向化教學。

因實行的是“一條龍”包干制教學,任課教師可對課程群教學內容根據學情進行統籌安排,這樣就可打破傳統以課程為中心的教學內容縱向講授序列,采用以知識運用為中心的教學內容橫向講授序列。如運動人體科學類課程,不再按第1學期《運動解剖學》講授完了再第2學期講授《運動生理學》,然后再在第3學期講授《體育保健學》的順序授課,而是打破課程界限,在講到某一系統時,結合運動實踐先講這一系統的解剖結構,接著講這一系統的生理學知識,再講這一系統的保健學技能,以某一系統為載體,把跨課程的相關知識串聯起來,從理論到實操運用,接連講授。這樣可克服傳統以課程為中心,學生學習新課程時已學基礎知識已遺忘的弊端,從而更有助于他們對相關知識的掌握和運用。同樣,教師教育類課程也可采用這種模式進行教學,從而提高學生體育與健康課程的教學設計能力。

4)其他課程開展“國考化”教學。

關于其他專業類課程的教學,要求各課程任課教師在平時教學過程中把教師資格證“國考”所考查的知識和能力作為教學重點,突出學生體育教育教學能力的培養,同時穿插對“國考”考點的分析和講解,并適時用“國考”題型對學生進行針對性的強化訓練。至于“國考”和中小學體育教學中沒有涉及的教學內容,兼顧學生未來職業發展和部分學生考研需求,在考慮大學課程學科性特點的基礎上向他們做拓展性的講解。其中安排在第4、5學期的課程《中小學體育課程標準與教材分析》《中小學體育教學設計與技能訓練》直接對接教師資格證“國考”科目三《體育與健康學科知識與教學能力》,發揮著對科目三進行“系統復習”的作用,收集往年考試題型和題目并編制成冊,對學生進行“真題”模擬訓練,提高學生體育知識儲備和體育教育教學能力。

3.4? 班級實行兼職班主任+專項課教師協同管理模式

教師資格證“國考”下體育教育專業學生培養的所有改革都“以學生為中心”,以學生的學習效果產出為導向。學生的管理,直接決定著改革的效果,而對地方院校來說,這一點更顯得尤為重要。地方院校學生在學習基礎、學習動力、學習能力以及學習毅力等方面與985、211等重點高校學生相比存在一定的差距[15],但“國考”分數線并沒因此而有差異。那么,要想提高學生教師資格證“國考”通過率,就需要在學生管理上創新。教師需要更加多費心思,時常激發學生“國考”動力,堅持培養學生復習毅力,不時鼓勵學生復習信心,經常指導學生復習方法,提高學生復習成效。鹽師體教專業賦予專業課教師班主任角色,增加了專項課教師的責任,在學生教師資格證備考周期中采用的是兼職班主任+專項課教師的協同管理模式。在這一過程中,教師既是對學生全方位、全過程、精細化的管理,更是以身示范,陶冶學生的師德情懷。

1)兼職班主任精細化管理學生“國考”備考。

鹽城師范學院體育學院學生班主任由專業課教師兼任,工作重點是引導學生學業學習。因“同為體育人”,所以相對來說更了解學生特點,學生正經歷的各項運動技能的學習,班主任也曾經歷過,并且還有很多學習策略和技巧可與學生分享,甚至對于學生出現的各種問題和困難也更能“理解”,能以“過來人”的身份給予分析和指導。有了共同的語言和體驗后跟學生溝通時就更容易。在第4學期時教師資格證“國考”就開始成為班主任班級管理工作的重點,通過主題班會等形式提醒學生關注“國考”信息,激發“國考”動力;協助購買復習資料,指導制定復習計劃;監督復習計劃的落實,培養復習毅力。第5學期開學即進入教師資格證“國考”倒計時周期,也是班主任最為辛苦的時期。班主任每天都要了解班級學生復習狀態,甚至是陪伴著學生一起復習,隨時解答學生復習疑惑,在這個日?;呐惆檫^程中對學生進行個別化指導,實施個性化關懷,從而讓班級形成濃厚的備考氛圍。臨考前的鼓勵也是這階段的重要工作。筆試成績公布后既要指導通過學生的面試,還需做好未通過學生的安慰和疏導,準備“再戰”。事實證明,班主任在學生備考過程中付出較多的班級,通過率也相對較高。

2)專項課教師協助管理學生“國考”備考。

鹽師體教專業學生一個重要的特點是更愿服從專項課教師的管理,更看重自己的專項課成績。學生具備參加教師資格證“國考”資格的時間是第5學期末段,也是專項課學習階段,因此,專項課教師在這一學期對學生的協助管理也尤為重要,同樣要承擔起對學生教師資格證“國考”動員和督促的責任,借助每周兩次專項課協助班主任了解、督促學生備考。在管理策略上鹽師體教專業專項課教師采取“國考”成績與專項課成績相關聯的做法,這種做法在法理上雖有“違規”嫌疑,但實踐證明確能起到良好的督促效果,采用此策略管理的籃球、田徑、體操等專項課教師,其專項班學生教師資格證“國考”一次性通過率明顯高于年級平均通過率。

教師資格證是學生畢業后從事教師行業的必備證書,也是衡量師范專業學生培育質量的重要指標之一。教師資格證“國考”對地方院校培養教師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要求,鹽城體教專業在學生培養方面迅速做出了一系列的策略與方法,既對人才培養模式進行了整體的“顯性優化”,注重培養方案的頂層設計,更在學生培養具體路徑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的“顯性+隱性措施”,注重學生教育教學能力內涵式的發展,落實對學生全過程、全方位、精細化管理。唯有遵循人才培養規律,堅定優秀中小學體育教師的培養目標,把“顯性改革”做全、做實,把“隱性措施”做細、做深,才能更有效地應對教師資格證“國考”的改革。

參考文獻:

[1] 教育部關于印發《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暫行辦法》《中小學教師資格定期注冊暫行辦法》的通知[EB/OL]. (2013-08-15)[2021-02-20]. http://www.gov.cn/gongbao/ content/2013/content_ 2547145.htm

[2]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EB/OL]. (2018-01-31)[2021-02-20]. http://www.gov.cn/zhengce/2018-01/31/content_5262659.htm

[3] 伍小梅,吳陽,劉曉芳. 教師資格證國考背景下師范生教學實踐能力培養研究[J]. 西部素質教育,2018(8):50-51.

[4] 樊永強. 教師資格證國考背景下地方院校體育教育人才培養研究[J]. 四川文理學院學報,2020,30(5):85-90.

[5] 姜勇,洪江凝. 中國教師教育改革的追尋與堅守:學、智、哲三識合一[J]. 中國教育學刊,2021(2):41-46+80.

[6] 朱沛雨. 教師資格國考背景下師范專業人才培養方案優化探究[J]. 教師教育論壇,2017,30(3):5-8.

[7] 侍崇艷. 教師資格“國考”背景下優化體教專業人才培養模式研究[J]. 吉林體育學院學報,2017,33(2):90-93.

[8] 王曉輝. 一流大學個性化人才培養模式研究[D].武漢:華中師范大學,2014:8.

[9] 汪鴿,潘憲民. 中外體育教育專業課程設置比較研究[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05,28(4):515-517.

[10] 潘洪建. 教師資格證國考能考出高素質的教師隊伍嗎?[J]. 教育與教學研究,2017,31(8):91-129.

[11] 黃志程. 高校中國古代文學理論教學和實踐教學深度融合研究[J]. 赤峰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41(9):100-104.

[12] 劉冬梅. 教師資格證改革背景下對高師院校師范教育課程的改革探索[J]. 陜西教育(高教),2015(7):47-48.

[13] 曾華,康玉華. 教師資格證國考背景下師范教育專業“教考分離”的反思[J]. 西部素質教育,2016(2):27-28.

[14] 邵光華,魏僑. 新時代大學生學習現狀調查及動力機制研究——基于地方普通高校的調查[J]. 寧波教育學院學報,2020,22(1):19-24+53.

[15] 李炎鋒,薛素鐸,李振寶,等. 地方院校工科大類專業辦學改革探索[J]. 中國大學教學,2016(6):18-21.

猜你喜歡
國考資格證體育
2018年扶貧“國考”正式開啟
“國考”背景下幼兒教育學課程教學模式的現狀與反思
關于會計從業資格證取消的思考
“國考”背景下公共心理學翻轉課堂教學模式的探究
我們的“體育夢”
用“學歷+技能”模式培養技能人才
古代“國考”的另一面
喊“辦證”的人將失業?
體育一家人
體育一家人